真笔趣阁 > 都市职场 > 撩不倒你算我输 > 第9章 留宿
    林桐桐洗过的碗碟,阿平接过去,又重新冲了一遍水。

    拾掇利索,林桐桐跟着阿平过去葡萄架,奶奶正拿着抹布擦拭桌子。

    阿平接过抹布,转头同奶奶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奶奶眉头一蹙,听语气像是在劝说。

    阿平摇头。

    奶奶几不可闻的一叹气,林桐桐敏感地察觉到,阿平脸色有些不对劲儿。

    阿平擦干净桌子,转身对林桐桐说:“下午你就陪奶奶在家里呆着吧,一个人的时候,别去山里转悠。”

    林桐桐乖乖点头,却又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阿平看她一眼:“山里有蛇。”

    林桐桐立马道:“嗯,我就在家里陪奶奶。”

    阿平把抹布拿去投洗干净晾上,又回屋换了身黑色的衣服,转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林桐桐便跟着奶奶站在院子里,目送阿平从柚子树中间穿过去,拐个弯,沿着山路往沈大爷家去了。

    等阿平走远,林桐桐跟着奶奶回去葡萄藤下面纳凉。

    奶奶亲切的拉着林桐桐的手,试图同她攀谈。

    林桐桐实在是听不懂,只能通过表情和语气猜测着,胡乱应答。

    好在奶奶似乎也不在意她都说了些什么,林桐桐陪着她聊了一会儿,奶奶便有些倦了。

    等奶奶歇下,林桐桐转回房间,把自己带来的东西简单整理一下,拿出手机关闭飞行模式。

    未接电话和信息一股脑涌进来,林桐桐在一长串的短信中,找到了她爸回复的那条。

    --你回锦阳做什么?

    信息的发送时间是早上九点半,应该是刚收到她的信息,她爸就立刻回复了。

    林桐桐盯着简单的几个字,斟酌了一下,才按下键盘。

    --看看我从小长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她爸已然是等得万分焦心,林桐桐这头刚把信息发送出去,她爸立刻把电话打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桐桐接通电话,她爸一听到她的声音,赶忙连声问道:“你怎么回事?好好的跑去锦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林桐桐说。

    “学校放假,为什么不回来?”她爸问:“你都多长时间没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希望我回去吗?”林桐桐问。

    她爸顿了顿:“桐桐,你是不是一直觉得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觉得什么。”林桐桐说。

    “我一个人过了七年,还不能成个家了?你现在长大了,翅膀硬了,我管不了你了,对不对?”她爸的声音带上了惯常的怒意。

    “你管过我么?”林桐桐说:“你成家和不成家,对于我而言,并没有什么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我说话呢?你别忘了,我是你爸!”她爸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林桐桐没有说话,她心想,她爸也就剩下个称呼了。

    后面她爸还说了什么,她有些神奇的都没听清,这是她的技能,被她爸多年熏陶下自主养成的,她不愿意听的东西可以真正的不进脑子。

    她爸暴躁而空洞的指责和她认为完全无效的沟通手段,是让她面临崩溃的引信。

    她不想听,不想在眼下这个虽然陌生,却让她难得全身放松的环境里吵架。

    电话挂断的时候,她已经想不起来之前都说过什么,她爸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林桐桐把手机往床上一扔,自己转身走出去,挨个房间看了看。

    正房中间是堂屋,里面是柜子电视,两旁是卧房,左边住她,右边那间奶奶住着。

    东厢是储物间,里面装着稻谷和农用工具,还有一辆电动车。

    西厢是灶房,紧连着烤火间,因为是夏天,风炉和烟囱上落了一层灰。

    烤火间里挂着水箱,下面悬根胶管。地面是斜披,墙角有地漏,悬空还扯了根铁丝,上面垂着毛巾,显然是日常淋浴用的。

    林桐桐从屋子里走出去。

    院子很宽敞,归置出的园子用竹篱笆简单围着,篱笆看上去很新,应该没立起来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林桐桐想到紫红色的秋葵,来了兴致,去园子里转了转。

    园子里有颗柠檬树,果子还没成熟,挂在枝头上看着很漂亮。

    柠檬树旁边还有颗不知道是什么的矮树,枝头上挂着一串串嫩绿色的果子,林桐桐凑近了仔细观察,没辨认出来。

    她自小在城里长大,对于这些农作物,实在是没什么研究。

    她捡着自己能认出来的,挨个辨认一番,正想伸手摘个红通通的番茄尝尝,院门外传来老叔的声音:“咦,人呢?桐桐?”

    林桐桐赶忙迎出去。

    林晌一副披麻戴孝的打扮,站在门口,也没往院里进,看到她,问道:“你干嘛呢?”

    林桐桐小声道:“奶奶午睡了,我自己在园子里转转。”

    林晌点点头,同样压低声音:“我来跟你说一声,那头事挺多的脱不开身,我晚上估计过不来了,你先在这儿住吧。阿平在那头帮我的忙,等一会儿奶奶醒了,她告诉她一声,阿平晚上跟我在那头歇着了。”

    林桐桐答应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林晌叮嘱道:“奶奶年纪大了,你帮着照看点,懂点事啊。”

    林桐桐乖巧点头:“好。”

    林晌交代完,这才放心的走了。

    等奶奶醒了,林桐桐传话时,才想起来,她跟奶奶语言不通,只得尽可能用最简单的话去表达,好在奶奶多少还记得点普通话,到底是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晚上奶奶烧火把中午吃剩的饭菜热好,又特意新炒了一盘鸡蛋。

    鸡蛋是从后院自家养的鸡窝里掏的,林桐桐跟着去转了一圈,惊讶发现阿平家原来不光养了鸡鸭鹅,竟然还有一头看上去很肥的猪。

    奶奶瞅着她笑,说了句什么,林桐桐没听懂,不过估计是夸赞自家牲畜的,林桐桐便配合着点头笑笑。

    吃过晚饭,奶奶回屋子里拉着林桐桐聊了一会儿,便摆手,示意她去睡觉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林桐桐惊呆了,看看时间,才刚七点半,往常这个时候,她刚要开始准备直播。

    她难以置信地问:“这,这么早就睡了?”

    奶奶对她说了句什么,见她没听懂,便带着她去堂屋,指着电视示意她睡不着就看会儿。

    林桐桐只得点头答应,等奶奶走了,她回屋拿着洗漱用品去了烤火房。

    林桐桐试图把热水灌进水箱里,结果发现自己个子太矮根本办不到。

    她只能从厨房的铁锅里打了热水,简单擦拭一下。

    她把衣服脱下来,挂在铁丝上,脱到一半,发现烤火房里那扇窗户没装帘子,从窗子往外看,隔着一米远就是通往后院的小道。

    奶奶已经睡下了,自家后院不会有外人经过,林桐桐便放下心来,继续脱了衣服洗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