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笔趣阁 > 玄幻奇幻 > 千穿历凡劫 > 第十章 求佛不如求我10
    夜云岚看着柳丞相,学着柳蓉香的样子,当即嘟起了嘴。

    “爹爹,今儿这事,不管跟表哥有没有关系,您都不许迁怒娘亲。”

    柳丞相诧异了一下,身形微僵。

    想着他的宝贝女儿,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是她真看上了那位表哥?”

    “还是我今天表现的不好失宠了?”

    “又或者趁我公事繁忙,女儿被妻子给哄了去?”

    一时间,柳丞相的心里就转过了一堆疑问,但他心中最在意的,还是在女儿心中谁排第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毋庸置疑,这是一个无药可救的重度女儿控。

    柳丞相一改往日在人前威严的形象。

    此时露出一脸慈和的笑容,以免吓到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但眼中却又有着一丝小小的委屈和受伤。

    夜云岚对这样的眼神儿太熟悉了,只看了一眼,就知这位跟他老爹同属一个类型。

    应对这样的爹爹,夜云岚可谓手到擒来。

    她上前一步,亲昵的挽住了柳丞相的手臂,轻轻摇晃着。

    “爹爹,女儿希望我柳家永远和和美美,融洽和睦。”

    “故,爹爹可不能迁怒了娘亲。爹爹可是最最儒雅睿智的丞相大人,这种错误怎么会犯呢?对不对?”

    柳丞相闻言笑眯了眼,感觉浑身轻飘飘的,说不出的舒坦。

    “蓉儿此言在理,爹爹怎么可能昏聩至厮?”

    “今日让你受惊了,是爹娘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夜深了,喝碗安神汤压压惊,安心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夜云岚甜甜一笑,道:“家和万事兴,有爹爹这话,女儿再无烦恼,就知道爹爹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柳丞相鲜少见宝贝女儿笑容这般甜,一时有些缓不过神来。

    多久了?好似自蓉香八岁后,就再没如此笑过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印象中,爱女的眼泪总比笑容多。

    柳丞相的心中有点儿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千娇百宠的女儿常常不快乐,一家子绞尽脑汁都难得哄她一笑。

    却不想。

    原来换女儿开心一笑,竟是如此简单?

    冯氏在一旁也吃惊不小,眼圈一时有些泛红。

    她又有点儿想哭的苗头,但想起女儿爱哭的性子随她。冯氏努力半天忍住了泪意,也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夜云岚满意了,这才送双亲离开。

    折腾到了深夜,夜云岚感觉到原主的身子疲乏了。她也就遵从柳丞相的叮嘱,喝了安神汤,歇息去了。

    另一边,正在路上的柳丞相,在出了蓉香院后,脸色却又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湘云呐,蓉儿身边有多少可靠的下人?”

    冯氏一愣,开始还有些不解,但她很快就想到了绿柳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姑娘沐浴的时间不定,全凭心情,那小厮又是怎么掐准了时间过来的?还直奔浴室?”

    冯氏眼神一厉,面容也绷紧了。

    她声音中透着肃杀和一丝压抑不住的愤恨:“这群下人的确该好好管教管教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放心,这事我明儿个一早就办。”

    “蓉香身边的一等丫头都是可信的,奶娘更是我千挑万选的,不会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二等丫头都是府内的家生子,三等丫头和院内的婆子也是经过筛选的。但这些下人的关系错综复杂,常有变动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我就将她们都换掉,从我这儿先送几个。再从府外买一批新人,等教好了再送进蓉儿院子去伺候。”

    柳丞相听罢,满意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办事,我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那咏春说了,是才到蓉儿院门口忽然意识模糊,定是有人在那做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,子竹来得晚了一步,没能在院外寻到可疑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故,咏春是在院外着了道,还是院内的婆子被买通,并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,柳丞相神情一厉:“不管这手脚是不是院内的下人做的,但沐浴的时间掐准了,定然有内鬼。”

    “事关蓉儿,绝不能放任不管。”

    冯氏认同的点头:“老爷放心,有人吃里扒外,我们干脆将一院子人连座,一起罚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相信那个吃里扒外的东西,会被其他受牵连的无辜下人好好照顾的。”

    柳丞相眼睛一亮,看向发妻的眼神也变得灼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揽着发妻的肩膀,在其耳边低声不知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冯氏风韵犹存的俏脸一红,嗔了丈夫一眼,两人相拥入院,恩爱缠绵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第二天天不亮,柳丞相就精神焕发的去上朝了。

    冯氏则起晚了。

    好在,冯氏昨夜的那番话,跟在身边的心腹王妈妈都记下了。

    柳丞相离府后,王妈妈就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等到冯氏起了,去蓉香院时,王妈妈一切都已经办好了。

    二等丫头往下都被迁出了蓉香院,送到相府内最苦最偏的地方做苦力。

    原因,王妈妈也说得清楚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们呢,都别委屈。”

    “要怨就怨怼那个吃里扒外,贪得无厌的蠢东西害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想想昨天的事儿,是谁给外院客房那边传了话,泄漏了小姐沐浴的时辰?”

    “又是谁给那醉酒的小厮用了不该用的东西?”

    “更是谁把人引到浴室去的?”

    “再有,人闯进去之后,你们一个个的除了咋咋呼呼的尖叫,还有什么用?”

    “别说小姐在不在里面,你们这么多人,还能让个醉酒的小厮,闯进小姐的浴室里疯闹?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一条,你们被一起送走就不冤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老婆子我话也就点到这儿了,带走。”

    一院子下人期期艾艾的被带走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一人神情明显略有慌张。

    王妈妈看着她们走远,眼神微眯。

    事后,王妈妈将这事儿一五一十的告诉给了冯氏。

    冯氏扯出一抹冷笑,在王妈妈耳边嘀嘀咕咕小声吩咐着。

    王妈妈应诺离去。

    冯氏则快步进了蓉香院,忙着安抚宝贝女儿去了。

    出乎冯氏预料的,是女儿今日格外的乖巧。不仅没哭,连丝毫不高兴的样子都不见。

    往日里,要是动她身边的人,哪怕只有一个。

    即便说清了,是这下人犯了错,给她换个好的。

    她答应归答应,却也难免伤春悲秋,叹一句人心无常。然后开始伤心落泪,且得好一顿哄劝呢。

    也因此,冯氏今日大动干戈,才会忍着腰酸疲乏的不适,醒来就急匆匆奔向蓉香院。

    可这一路,她绞尽脑汁想出的安抚办法,却全都没能用上。

    看着笑意盈盈,全然信赖着她,依赖着她,没像往日里动不动就难过的乖乖女。

    冯氏大感意外之后,就是一脸老母亲的欣慰。

    有种“吾家有女初长成”的成就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