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笔趣阁 > 都市职场 > 女配拒绝当炮灰 > 第六章 村姑1
    等她再度睁眼的时候,房间里空无一人。姜蝉迅速地打量了下房间内的情况,破旧地桌椅,就只有一个衣柜,其它什么都没有,就连房门也只是用一块布遮挡着。

    姜蝉蹙蹙眉,闭上眼开始接收光团给她传输的资料,良久后才睁开眼。为了不让姜蝉露馅,光团给姜蝉每一次安排的身份都还是顶着姜蝉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姜家一共三个儿子,老大姜森,老二姜林,老三姜木。光团送姜蝉来完成的就是姜木的二女儿姜蝉的愿望,姜木一共有三个子女,老大姜淼,十六岁的童生。

    姜蝉也就是原主,十四岁,最小的姜杏十二岁。原主的一生是懦弱的,是悲剧的。姜木是个秀才,平日里就带着姜淼读书,希望姜淼也能够早点中个秀才回来。成为秀才就能够开办私塾教导学生了,而且秀才还免税收。

    姜木的妻子王氏是典型的以夫为天的类型,信奉着女子无才便是德,一直拘着原主做些刺绣来供姜淼读书,但是小女儿姜杏却能够跟在姜木后面识文断字。作为中间的,姜蝉很容易就被忽视了,通常都是姜木和王氏关注到了两个孩子后,才偶尔地会想到原主。

    姜淼去府城考秀才需要五两银子作盘缠,姜家一年下来也赚不到一两银子。恰好原主十四岁到了议亲的年龄,王氏就放出了风声。只要彩礼钱给的多,不拘泥于嫁给谁,她要用这彩礼钱给姜淼做路费,

    后来原主被王氏以十两银子卖给了邻村的一个鳏夫,鳏夫有酗酒家暴的习惯,前面娶了两个都被他打死了。

    原主也哭过求过,无奈王氏以姜淼要赶考需要路费愣是将她送去了鳏夫家。王氏还给她画了个大饼,等姜淼赶考回来,身份不一样了一定会给她撑腰的。

    姜淼如愿考上了秀才,姜家水涨船高,原主实在是受不住鳏夫的暴打回家向姜淼求助,而姜家的做法让人心寒,直接将原主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王氏更是以嫁人了就是别人家的人,再也不管原主。最后原主不到二十岁就被鳏夫失手打死了,原主的心愿非常地清楚。

    摆脱姜家,让鳏夫遭受报应,活出个人样来。

    姜蝉揉了揉眉心,这还叫简单的任务?

    姜蝉现在已经知道自己是来到了古代,一个她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朝代。她在现代好歹学了历史,可以断定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朝代。

    古代啊,这就很麻烦了。这么一个孝道大于天的时代,父母就算是犯了再大的过错,做子女的也只能够受着,还不能有任何的不孝顺,否则旁人的唾沫星子都能够淹死你。

    那么如何完成原主的心愿就要更加地小心了,说实话,姜蝉觉得挺难的。

    如今她过来的时机正是姜淼要赶考前的一个月,王氏要给他准备盘缠。如今她已经想到要将姜蝉给嫁出去赚得彩礼钱了,姜蝉过来的时间段还不算太糟糕。

    姜蝉坐起身,掀开门帘走了出去。房间是连着厨房的,一出去就是厨房。她住的这个房间是最差的,不像姜杏,从小就是千娇万宠的,姜蝉在家里是洗衣做饭样样都要做的。

    厨房中的王氏掀起眼帘看了姜蝉一眼:“小姐身子丫鬟命,躺了一下午怎么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如果是原主肯定早就唯唯诺诺的,但是姜蝉不是啊。她脾气说不上好,毕竟在孤儿院那种地方能够混到老大要是没有点凶性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她似笑非笑:“小妹也经常躺在房间里,你怎么都不说呢?”

    正好从房间里出来的姜杏立马就红了眼眶,她走到王氏的身边:“娘,我是真不舒服,最近几天头疼地很。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着,一边若有所思地看着姜蝉,话语中意有所指,认为姜蝉是装病。

    王氏听到姜蝉的话立马就炸了:“你和小妹能比吗?她以后是要借给秀才娘子的,你要相貌没相貌,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姜蝉双手抱胸:“我是不能和她比,我十二岁的时候,家里劈柴挑水洗衣做饭,我全干了,可是她呢?她干什么了?同样是你的女儿,怎么就这么不公平呢?”

    “我忙完了家里的事务还要忙着绣花,供大哥读书,她干什么了?”回想着原主的记忆,姜蝉更是为原主不值得。

    姜杏的面上挂不住,跺了跺脚:“大姐,我知道你辛苦了,但我是真的不舒服,要不今天晚饭我来做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作势去拿水缸里的水瓢,王氏早就舍不得了。她操起一旁的烧火棍就往姜蝉的身上砸,姜蝉眼疾手快地一把抓住,同时凑近了王氏。

    她指了指自己的面庞:“打吧,就往这里打,到时候打坏了我看还有谁舍得花钱娶一个破了相的媳妇回去,到时候姜淼的盘缠你就怎么都凑不齐了。”

    王氏顿时一阵心虚,她这话才放出去一天的时间,怎么这死丫头就知道了?别说这死丫头黑沉沉地眼睛盯着她的时候,她心里还有点打怵。

    她要抽回烧火棍,可惜姜蝉经常干活的人,她愣是没有抽的动。看王氏挣扎,姜蝉收回手,王氏顿时就蹬蹬地退了两步直到推到了灶台边才停住。

    听到外面有脚步声传来,姜杏忙开口说道:“大姐,你下午睡了一下午,娘可是什么都没有说你,但是你不能这么顶撞娘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低沉地声音响起来:“大妹睡了一下午?还顶撞你娘?”

    这正是原主的父亲姜木,姜木是个秀才,平时在家说一不二的。现在听说姜蝉在家忤逆,姜木自然是不悦了。

    他背着手,看了下倚靠在灶台边的王氏,再看看怯生生扶着王氏的姜杏,最后看了眼双手抱胸的姜蝉,皱眉道:“罚大妹晚上不许吃晚饭,回房间面壁思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不止是姜木在打量着姜蝉,姜蝉也在不着痕迹地观察着姜木。在姜木看过来的时候,姜蝉低垂下眉眼,没有和他眼神接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