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壮哉大唐驸马 > 第零一二章:城里城外
    翌日!

    红日初升,大日升起,暖暖的阳光照耀在长安帝都,给整个天地,都披上了一层绚丽纱衣。

    皇宫正门

    承天门外!

    柴令武陪着一队雄姿英发的禁卫站岗。

    这是柴令武第一次“约会”,所以他刻意“打扮”了一番。身穿便于作战的黑色武士服,腰跨短剑镶着宝石的短剑一柄,背上还背着定唐刀,配合他那俊俏帅气的面容,尽显英伟气势,颇有侠客的风范。

    禁卫们感到无语的是,这家伙手上还把玩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

    一个人带了一长二短三件利器。

    这是要干嘛来着?

    出个门,竟然把自己武装成这样子。

    长安的治安,什么时候这么乱了?

    而且就算遇到事儿,也有你们家那五位凶悍的侍卫动手,你这个少爷顶个毛用啊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,一队彩裙飘飘宫女终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那最前方,一名白裙女孩俏立,在朝阳照耀下,露出了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儿。

    灵动的大眼睛,秀气的小琼鼻,饱满温润的红唇,配合着开心的笑容,显得说不出的可爱贵气。

    虽说有一米三四左右,只是年纪太小了点,再怎么明眸皓齿、钟灵毓秀,也掩饰不了那稚气。

    “拜见公主殿下!”禁卫们抱拳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“侍卫叔叔免礼!”小萝莉先让侍卫们免礼,然后开心的向柴令武道:“表哥!等久了吧?”

    先公后私,有礼有节。

    “不是很久,只是练了一套刀法而已!”柴令武随手一挥,匕首便不见了踪影。

    紧紧盯着他的禁卫看得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出于职责缘故,自从长乐公主出来后,他们就一直盯着柴令武,可是谁也没看清柴令武把匕首放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小萝莉惊愕的睁着双眼,佩服道:“表哥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柴令武微笑道:“想学吗?有空再教你。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小萝莉乐滋滋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人在柴府武士的护卫下,斜穿皇城,从景凤门离开。

    “表哥,我们去哪里啊?”小萝莉兴奋的问道。

    柴令武道:“去东市。”

    长安城除了皇宫、皇城以外,被十一条南北走向、十四条东西大街切成一百零九坊和东西二市。

    东西二市各占两坊之地,内有二百二十行,是长安的经济中心、商业中心。据说“买东西”一词最早便是出现在唐朝,所指的便是长安城内的东西两市。但由于皇室诸王、官宦权贵的住宅,诸州驻京机构或进奏院分布于东市附近,文人墨客也都在附近活动。因此,东市贩卖的多是奢侈品,以及高级文艺用品。

    东市的商品走高端路线,所以每天的客流量比起人挤人、人踩人的西市少了几倍。

    路过占有两坊之地的崇仁坊时,小萝莉眨着水灵灵的大眼睛,道:“要不先去拜祭平阳皇姑?”

    小萝莉知道谯国公府在这里,更记着离开皇宫的借口,觉得理应去拜祭平阳公主。

    “下次吧,你有这份孝心,你皇姑就很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柴令武暖暖一笑,随口说道:“府里现在乱七八糟、乌烟瘴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乱七八糟?”小萝莉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柴令武苦笑道:“你姑父请人对府邸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造。他闲着没事干,多事!”

    当初李唐占领长安之后,李渊将隋朝贵胄的豪宅霸占一空,然后分赏给手下的功臣。由于柴绍、平阳公主都是大功臣,又是皇亲国戚,所以得到了连在一起的两套豪宅。

    柴令武作为次子,没有继承爵位、家业的资格。成亲之日,便是他离开谯国公府之时,因此,空下来的‘公主府’便是他以后安身立命之所。

    由于柴令武以后的成亲对象是现任大唐长公主,所以,定了亲事之后,柴绍立马请掌管宫室修建的将作大匠姜行本对‘公主府’进行重新规划。

    柴令武不是憧憬完美爱情的少年,对于包办婚姻、政治联姻完全没有抵触,也确信自己能够在婚后不会对妻子有所不满。

    先结婚后恋爱,并没有什么不好。

    爱情未必就要轰轰烈烈惊天动地,平淡从容相濡以沫,更符合柴令武的性情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九岁半的小萝莉,就是两年后结婚的对象时,他一颗头都要爆炸了。

    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啊!柴令武如何下得了口、下得了手?

    不下口、不下手吧!小萝莉以及她身后的李世民、长孙皇后没有他想才怪。

    实在是难为死他了。

    小萝莉不知柴令武之所愁,她早已被路上的稀奇玩意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自从出了皇宫,走在大街上,脸上的笑容就不曾断过。

    作为皇家公主,小萝莉极少出宫游玩,偶尔出宫也是坐在马车中,从未有过信步街头的经历。故而对于一切显得格外好奇,

    对于一切都显得兴趣十足,这里逛逛,那里看看。瞅什么都有意思,开心得不得了。

    柴令武也不厌其烦的充当她的向导。

    路过一个卖茶叶蛋的小摊,小萝莉闻到香味,一脸神往的低声道:“表哥,这是什么?好吃吗?”

    小萝莉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瞅着茶叶蛋,一眨不眨,小嘴儿还抿了几下,显然是馋得很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叫茶叶蛋!”

    柴令武见贩子是白发苍苍、憨憨厚厚老夫妻二人,就拿一个通宝买了二十四个茶叶蛋!

    一个通宝,也就是俗称的一钱、一文钱。

    贞观年间天下大稔,物价非常低廉,一斗米只卖三四钱,即便偶遇灾年,至多也不过五六钱。

    通常一千文是一贯,每斗米四钱计算的话,一贯钱可买米二百五十斗。

    一斗三十斤,一贯钱可以买米七千五百斤。

    以一斤米二块五计算,一贯银相当于18750元RMB。

    一文呢?约等于19元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一个茶叶蛋,老人只卖八角钱。

    通宝是大唐价值最低货币,若是要找,就只能以物易物了,极为不方便。

    好在身边有五名武士,否则,柴令武只能大方的把一枚通宝的大部分价值当小费了。

    将二十枚茶叶蛋给了武士后,柴令武替小萝莉剥去蛋壳,将已经煮透的鸡蛋递给了她!

    小萝莉又是高兴又是感动,笑得两只大眼睛弯成了月牙,对着手中的茶叶蛋是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茶叶蛋很平常,但越是平常的东西,皇宫里越是没有,她轻咬了一口,那股鸡蛋的柔嫩以及茶叶的香味在口中弥漫了开来,味道比起那些鲍鱼鱼翅,丝毫不遑多让,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!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。”小萝莉喜笑颜开。

    柴令武心下一叹,望着不远处的高大红墙,不由得想起钱钟书先生在《围城》中写的一个经典句子:“婚姻是一座围城,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”

    只不过在这里,“婚姻”二字则用“皇宫”来代替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