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笔趣阁 > 都市职场 > 重生狂野时代 > 第5章 身份证
    “4274块3毛8。”王弘毅看着铺在床上的花花绿绿的钞票,叹了一口气,“这就是所有的家当,也足够去赚第一桶金了!”

    这一笔钱,有来自零钱罐的127块8毛8,有每年存在存折上的压岁钱一共2130块,爷爷送来的816块5毛,母亲提前给他的下学年的学杂费和生活费1200元。

    现在,王弘毅一时半会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把父亲弄出来。

    而母亲把注意力放在了糖果厂上面,暂时也不会有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糖果厂最大的问题是资金不足、管理不善,王弘毅既拿不出钱又人微言轻,暂时也做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要改变家里面的境况,关键是要壮大自身的实力。

    王弘毅打算利用暑假时间,去赚回重生后的第一桶金。

    7月9日,在父亲被双规一个星期以后,王弘毅背着行囊,踏上前往省城蜀都的长途客车。

    一路上,王弘毅饶有兴趣地观察车窗外的各类标语广告。

    除了“朋友,你计划生育了吗?”“少生孩子多种树,少生孩子多养猪!”“女扎要得病,男扎还能行!”“抢劫警车是违法的。”这些具有鲜明时代特色的标语以外,还有不少产品广告,比如——

    “喝了娃哈哈,吃饭就是香!”这是让宗老板赚得盆满钵满的娃哈哈儿童营养口服液广告。

    “妥贴保护,伸缩自如!”不要瞎想,这是创口贴广告。

    “今年二十,明年十八。”尚海白丽香皂广告。

    经典的广告语,勾起了王弘毅的记忆,脑海中如同电影快进一般,迅速闪现前世种种记忆,无比清晰。

    王弘毅握了握拳头,内心浪涛汹涌。

    重生最大的优势是什么?那就是洞察天机、掌握主动,做什么事情都快人一步乃至十步百步。

    一时的挫折、委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很快,王弘毅就能够拿回一切!

    当然,万丈高楼平地起,现在王弘毅要做的就是去赚取启动资金。

    对此他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十一点半,汽车到达梁家巷车站,王弘毅下车出站,胡乱吃了一碗擀豆面,也没有坐慢吞吞的公交车,直接拦一辆夏利出租车回学校。

    西南财大位于蜀都西面二环路边,此时的二环路是一条货运车穿梭不息的货运为主的道路,弥漫着漫天灰尘。

    学校附近有大片的农田,学校大门前是一排排低矮的瓦房,附近居民经营着小饭馆、小卖铺,虽然现在是暑假,但是留校的学生不少,生意依旧不错。

    进了校园,王弘毅一眼就看到了那座名为“青春”的塑像,它是1987年学校35周年校庆时完成的,后来一直成为西南财大的象征。

    按照官方的解释,雕塑上一对展臂欲飞的青年男女,充满着青春的活力,基座为刀币的形状寓意光华学子在经济领域奋勇拼搏,不断进取的精神。

    学生们却给出了另外的解读:雕塑警示大家校园爱情是不会有结果的,毕业就要劳燕分飞。

    很显然,学生们的解读也许更贴近现实。

    教学楼下,一颗双株的铁树呈现“V”型,这是著名的“光华铁树”,它是1939年由当时光华大学的师生们种下,以此来象征对抗战胜利的祝愿。

    寝室在黄楼四楼,掩映在树丛中,在夏天给大家带来阴凉。

    王弘毅打开门,将只穿着平角短裤躺在床上的室友孙辉吓了一跳,他脸色微红地问:“王弘毅你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看到孙辉胖嘟嘟的脸庞,王弘毅感觉一阵亲切,笑眯眯地说:“我回来看你在寝室搞什么坏事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说啥呢?我一个人能搞啥坏事!”孙辉一边说着,将手头的《红楼梦》塞到了枕头下。

    王弘毅笑了笑,这家伙,估计在挑书里面的好看章节看,“明天,我们去你们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啥?”孙辉惊问。

    “去看看,顺便办点事。”

    “办什么?”

    “去跟乡亲们借点身份证,嗯,不白借,给租金。”

    前世,王弘毅听孙辉讲过,他八月初回老家,村里来了两个外地人,向村民收购身份证,两块钱一个,当时老百姓拿着身份证也没有什么用,忽然能换钱,他们求之不得,都毫不犹豫地将身份证卖了。

    后来,孙辉在报纸上看到深城发售股票认购证的相关报道,才知道那两人收了身份证是寄去深城转手卖,一个身份证最高能卖到200块钱。

    从那时开始,孙辉对股票证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从图书馆借了一些相关的书籍、报刊阅读,听说红庙子街有一个民间证券交易市场,他就跑去观摩。

    观察了一段时间,孙辉出手了,拿着半年的生活费,又向几个同学分头借了些钱,花1200元买了1000股“川盐化”,手握这1000股川盐化,就像在集贸市场卖菜一样,在拥挤的证券摊位和人群中边走边吆喝,从东走到西,最终以1500块卖了出去。

    从人群中出来,把手中的钞票数了一遍又一遍,孙辉感觉在做梦。

    1993年2月份蜀都市政府宣布将红庙子自发交易市场搬迁至城北体育馆,并开始进行规范化管理。直到1993年底,场内所有交易活动基本停止。

    在这一年左右的时间,孙辉逃了很多课,挂科无数,最终导致他没有拿到毕业证书,但却赚了3万多块钱,后来专门炒股,还成了股票专家,经常在电视上谈股论金,据说赚得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而前世的王弘毅,因为家中的变故,八月份的时候找人弄了一张假病历,向学校请了长病假,然后南下打工,跟着一个老乡偷渡进入特区深城,在那里呆了一年,钱没挣到什么,教训倒得了不少,碰了一鼻子灰然后灰溜溜跑回来读书,跟今年下半年入学的学弟学妹们一起读大二。

    1996年夏天大学毕业以后,王弘毅再一次去了深城,先是打工,然后创业,跟孙辉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后来王弘毅得知,孙辉因为黑嘴,被人半夜套麻袋暴打一顿,脸上被划了两刀,丢了股评家的饭碗,据说帮人操盘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世,王弘毅的第一桶金,便着落在孙辉老家乡亲们的身份证上面。

    顺便,让孙辉不要重蹈前世黑嘴覆辙。

    “你借身份证干什么?”孙辉从床上跳下来,三角裤鼓鼓囊囊的,“没必要专门跑我家啊,随便找同学借几个,还不用给钱。”

    王弘毅笑笑说:“我有用,要借很多,具体以后再跟你说。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,你的来回路费我出。”

    孙辉打量王弘毅,见他一脸认真,道:“那行吧,路费我自己出,反正我暑假都要回去,我爷爷八月五号过生。嗯,爷爷是村长,让他招呼一声,直接让大家把身份证交给你就行了,也不用花钱,用完了还给他们就是。”

    王弘毅明白他说的不假,现在在很多村子里,村长的话非常管用,高音喇叭一喊,全村老少都能招呼动,让大家借一下身份证,就更是小事一桩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准备给点钱,毕竟这些身份证借了以后,再还回去的可能性就小了。

    大不了,把借的期限约长一点,或者将来再回来给他们一些补偿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王弘毅和孙辉出发,坐上了前往孙辉老家旌城市雍城县的长途客车。

    旌城市位于蜀都市北面,距离60公里,属于重工业城市。

    雍城县位于旌城市西面,处于龙门山地槽边缘拗陷带中南段,辖内山区、丘陵、平原兼而有之,风景秀美,水资源十分丰富。

    九点半,王弘毅和孙辉在雍城县车站转乘中巴车,在刚刚通车没一年的崎岖乡村道路上颠簸了半个小时,终于到了他的老家——地龙村!

    村口的马路上,一伙人架了个木杆,设置起了简易的收费点,路过的车子一次要交一块钱的过路费。

    孙辉下车,跟大伙打招呼,大家拍着他的肩膀,嘴里说着“我们的大学生回来啦”、“又长白了”亲热的话语。

    对于王弘毅的到来,孙辉的爷爷和父母,都很高兴,非常热情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孙辉带回去的第一个大学同学。

    得知王弘毅因为社会调研分析需要借用乡亲们的身份证,孙老爷子大手一挥表示莫问题,然后打开高音喇叭,让全村老少爷们,凡是有身份证的,下午都送过来。

    至于原因,根本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在村子里面一言九鼎,得到通知,乡亲们陆续把身份证送过来,得知过两天还能得到五毛钱的租金,大家脸上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一个下午,便收集到了891个身份证,这效率,让王弘毅咋舌,心头无比激动。

    虽然全村有735户1824口人,但有一部分人没办身份证,还有极少数人出去打工了。

    接着老爷子又让孙辉的大伯和父亲,分头各带五百块钱去临近两个村收集身份证,这其中一百块钱是直接给村长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中午,大伯和父亲便带回来了两大包沉甸甸的身份证。

    7月13日上午,王弘毅返回到学校,背包里装着捆得紧实的2573个身份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