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笔趣阁 > 都市职场 > 重生狂野时代 > 第4章 人情冷暖
    家中,母亲宋慧珍听完王弘毅的解释,气恼地说:“你爸就是个犟脾气,厂子又不是自己家开的,拼命护着干什么?这下被软禁起来了,不知道会吃什么苦头呢!”

    “妈,您放心,我爸不会有事,就当是休息一阵子。等他回来,正好集中精力打理糖果厂,等有一天,我们把食品厂的生意抢光,把它兼并了!”

    王弘毅一边安慰着母亲,一边在心中下定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你爸现在被关起来了,糖果厂又刚改制,我怕有人趁机生事!”宋慧珍忧心忡忡地道。

    王弘毅说:“这段时间,肯定有人说闲话,甚至有人落井下石,特别是糖果厂,肯定有人会动歪脑筋,您一定要看紧了,不乱表态,不乱签字,至于厂里面的发展,等我爸出来,用不了多久就能够理顺!”

    宋慧珍点了点头,一脸坚毅的表情说:“厂里面的人,谁可靠,谁有问题,我心中有点,现在正好再次看看他们的本来面目!”

    王弘毅暗自松了一口气,母亲有了精神寄托,就不会垮,他就可以放手地去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王弘毅正在吃早饭,敲门声传来,开门一看,爷爷王开元和大伯王卫国、小叔王卫东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“听说老大出了事,我们来看看。”进屋坐下,老爷子王开元对宋慧珍说:“天塌不下来,大不了回去种田。”

    王家老家在郊区东湖乡,有老屋,有田地,老爷子不习惯城里面的生活,和大伯在乡下住着,种田、养鸡,身体一直很硬朗。

    大伯王卫国性情沉默寡言,他从兜里拿出一个折叠着的洗衣粉袋子,“他二婶,家里面就这些钱,你先拿去将就用,只要卫民没事,钱以后慢慢挣!”

    宋慧珍赶紧推辞道:“大哥,这钱我们不能拿,之前借的钱都没还呢。再说,也不是钱的问题,是有人要整为民。昨天小毅找关系打听过了,过不了多久卫民就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这么可恶啊,要让我知道,弄不死他!”小叔王卫东愤愤地说,“大嫂,家里刚进了货,手头没活钱,等过两天我让小凤送些钱过来。”

    宋慧珍摇头,恳切道:“暂时不用,老三,如果真要用钱,我再找你们两口子借。”

    王卫东在东门口开着一家小卖铺,生意很好,就算进货,家里面几千块余钱肯定是有的。不过他是个妻管严,掌握不了家里面的财政大权,只能耍耍嘴皮子。

    宋慧珍深知这一点,所以根本就没指望从他那儿借钱。

    之前家里为了拿下天车糖果厂的股份,连老大王卫国都借了八千块钱,可王卫东刚开始答应的两万块钱,最终却以进货为借口反悔了,据说两口子在家里还打了一架。

    临走的时候,王开元强行留下了一叠皱皱巴巴的钱,说是留着给王弘毅当生活费,在学校读书可不能饿肚子。

    王弘毅非常感动,爷爷积攥点钱很不容易,在关键时刻却毫不犹豫地拿出来,这种骨肉亲情,无比珍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,骄阳似火。

    荣州食品厂门口,王弘毅被拦了下来。

    食品厂保卫科干事周军坐在藤椅上,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地道:“小王啊,不是我翻脸不认人呀。周厂长专门打了招呼,现在是特殊时期,不能让闲杂人等进厂区!”

    “这是厂领导亲自定的规矩。”一旁的酒糟鼻保卫附和说,还不忘拍周军的马屁,“军哥马上高升了,肯定要严格执行规定啊!”

    周军一脸得意,当初他想提干,到王家送礼,被王卫民赶了出来,随后又在职工大会上不点名地批评他,告诫大家不要搞歪门邪道,这让周军怀恨在心,只是没机会报复。如今王卫民倒台,他终于要出人头地了。

    王弘毅冷冷扫了这两人一眼,没有跟他们争论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身后,传来周军得意的大笑。

    王弘毅在食品厂外找了个公用电话,给食品厂销售科科长刘长岐传呼留言,请他出来聊一聊。

    在荣州食品厂,大家都知道刘长岐跟厂长王卫民不对路,他多次当众跟王卫民拍桌子发脾气,可他有本事,酒量大,销售业绩全厂连年第一,王卫民只好捏着鼻子让他一直担任销售科长,好几次喝了酒以后放话要开除他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以后,刘长岐出来,一眼看到王弘毅,愣了一下,问:“小毅,你妈没来?”

    王弘毅摇头说:“刘叔,我妈在家里,是我想跟你谈谈。”

    王卫民曾说过,如果他在厂里面只有一个真正信得过的人,那肯定是刘长岐。

    刘长岐是王卫民真正的亲信,两人所谓的不对路只不过是演戏给其他人看而已。

    王弘毅记得,前世父亲被抓起来以后,刘长岐一开始跟厂里那帮家伙虚与委蛇,掌握了很多材料,一直期盼王卫民回来接手整顿食品厂。

    在得知王卫民摔断腿以后,刘长岐便疯狂地向市里、省里实名举报吴志俊等人里应外合侵吞食品厂资产,甚至还多次试图去闯省市主要领导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他这样不懈努力,让吴志俊一伙人非常恼火,没多久便遭遇了一场车祸,成了植物人,再也没醒来。

    刘长岐国字脸,皮肤微黑,浓眉大眼,他脸带疑惑地打量着王弘毅。

    王弘毅不慌不忙地叫了两杯茶,说:“刘叔,这两天,食品厂变天了吧?”

    刘长岐下意识地点头道:“是啊,现在周德兴主持工作,他要大搞清算,不少人见风使舵,找他汇报工作的人都要排队!”

    “这很正常,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,更何况我爸现在这种状况!”

    “小毅,王厂长是冤枉的,有人……”

    刘长岐欲言又止,他不知道王卫民是否给王弘毅说过厂里面的具体情况。

    王弘毅说:“刘叔,这次的事情,我大致知道是怎么回事。我前几天到市里找过吕市长,昨天又见到了周县长,他们不会坐视不理。”

    刘长岐一听顿时一脸震惊,随后神情振奋,激动道:“那太好了,我就知道王厂长不会有事,等他回来,一定要跟那些家伙好好算账。”

    王弘毅摇头说:“刘叔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,这一次他们既然动手了,肯定是不会让我爸再回食品厂。”

    他将情况给刘长岐分析了一番,刘长岐听了神情委顿,一脸痛心地说:“好好的食品厂,硬是要被那些王八蛋整垮!既然这样,我也不干了!”

    “刘叔,荣州食品厂是我爸和你们一起做起来的,不能轻易放弃,我建议你暂时委屈一下,继续守着食品厂,将来我们一定把它拿回来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?”刘长岐满脸狐疑,他不明白这是王弘毅的意思,还是王卫民的想法,可之前王卫民从来没有跟他谈过呀。

    “反正刘叔你暂时也没有什么去处,不如先等等,过不了多久,我爸配合完调查回来,你们再详聊!”

    王弘毅知道自己的话语分量不够,因此打出父亲的旗号,这样刘长岐便会深信不疑,从而配合他的安排。

    刘长岐是食品厂销售科科长,掌握着食品厂遍布全省的销售网络,对王弘毅下一步的布局有很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,王弘毅不会坐等吴志俊他们主动放父亲出来。

    他要自救,想办法将糖果厂做大,做出影响力,提升自己说话的分量。

    他不允许父亲还像前世一样被不明不白地关上两年。

    刘长岐打量了王弘毅一阵子,点头说:“行,我回去好好干,等王厂长回来的那一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