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笔趣阁 > 都市职场 > 佛系古玩人生 > 第14章 袖里乾坤
    门口光暗了一下,沈风眠嗯了一声:“今天早点下班吧,去我家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哇!谢谢老板!你真好!”小八很高兴,笑得一脸灿烂。

    童皓原本囤了一肚子的话,想跟沈风眠说的,结果现在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看到,秦清悦真的来了臻品斋。

    想着之前的谣言,时间,人物,地点,全对上了!

    “清……悦,是风眠去接的你?”他干巴巴地道。

    秦清悦一怔,很自然地回道:“是啊,他让我帮忙做饭来着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是这样!

    童皓思考片刻,寻了个空隙找到沈风眠:“沈哥,上回我请的是江云市五星大厨,他今天刚好有空,要不要让他过来帮厨?”

    五星级大厨来帮厨!?

    沈风眠看傻子一样看了他一眼,挑了挑眉:“不用了吧,我这又没请多少人,只是顿寻常晚宴。”

    再三推托后,童皓依然坚持,沈风眠只好实话实说:“我请了主厨了,是真的用不上。”

    上回童家那宴席,他就没吃几筷子。

    味道是还可以,但量小味淡,一人端杯茶装模作样,有几个吃好了的?

    见他坚持,童皓只得无奈地放弃了。

    私下发了条信息,让众人做好心理准备,沈风眠的宴会……和平常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众人都挺好奇,怎么个不一样法啊?

    沈风眠片刻后被拉了进来,面对众人询问,默默地发了个小和尚敲木鱼的图:【佛曰,不可说。】

    【居然还卖关子!我现在就过来!】

    童皓自然是直接跟着去了,没想到的是,沈风眠真的没在外头定包厢,直接把宴会地点定在了他的露台。

    露台中间的鱼池是可移动的,此时被推到了角落里,花花草草一摆,还真有那么点儿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露台不错啊!”童皓转了一圈,发现这些树都有些年头了,尤其那盆栽的盆……

    “嘶……你居然拿这么贵重的鼎来装这梅花!”童皓瞅着那青铜鼎,心都在抽抽。

    沈风眠很淡定地瞥了一眼,哦了一声:“那是我修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修的?”童皓更加惊讶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修的?”秦雪舞推门出来,笑着道:“沈老板还会修东西?”

    修是黑话,其实就是做赝品。

    做他们这一行,鉴定师靠眼力,做修活却真正需要手艺。

    沈风眠开个古玩店不稀奇,有钱就行,但是如果他会修东西,那可就……

    “偶尔玩玩。”沈风眠笑着将桌布铺好,开始整理碗筷。

    “五哥你来啦!快来,你帮我看看,我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个不像修货。”童皓蹲在地上,瞅着那鼎移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秦雪舞自然没有拒绝,走过去仔细观察着。

    天色渐暗,他索性把鼎搬到里头,又是细看,又是摸索。

    时而眉头紧皱,时而摇头叹息。

    最后,秦雪舞把鼎推给其他人,叹了口气:“这手艺是真不错,如果这个有人出手,这学费我怕是交定了。”

    他的基本功,在一众朋友里算是扎实的。

    听他这么一说,众人都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童皓则比他更激动:“五哥你也这么觉得?如果不是风眠说出来,我真的以为这是大开门啊!”

    “这鼎,看着有些年头,如果按大开门出手的话,怕是得……这个数吧?”

    “哎,慢着,我俩来估摸估摸。”另一人从旁边扯来一块毛巾,盖在手上:“来来来,我们来袖口捏价,出出数。”

    这是以前交易的老规矩,从前买卖大件时人多嘴杂,就喜欢一对一的讲价,一般五个手指就能把价格说定。

    自家东西价钱好商量,但不能讲明,基本手一握两个人一碰,就能大概明白是不是真心想买,价钱多少。

    手指头差的多,就不成。

    数额要是差不多,这交易就妥了。

    所以这也有个别致些的称呼,叫袖里乾坤。

    几个人玩了一圈,价格是越出越高。

    童皓也估摸了一个数,非要拉着沈风眠握手。

    沈风眠有些无奈地探进去与他握了握手,笑了:“真要这数,那我岂不是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,这鼎要是真的,你可真是发了啊!”

    “沈哥你这鼎出吗?”有人伸手来扯童皓手上的毛巾,笑着挥手:“我再出个数!来来来。”

    沈风眠笑着摆摆手,抬起手闻了闻:“真不猜了,手上一股油腥味。”

    油腥味?

    众人这才注意到手上确实有层油脂,仔细一瞧,那哪是什么毛巾,分明是块抹布……

    “我去,谁拿的抹布!拖出去打死吧!”

    这一打岔,众人瞬间忘了之前的事,各自笑闹起来。

    沈风眠吁了口气,转身去露台整理桌椅。

    不一会,秦雪舞找了抽烟的借口,也跟在他身后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拿了支烟在手上,没有抽,帮着摆了几张椅子:“风眠,你这修活真是惊艳到我了,学这个很多年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有点年头了,二十来年吧。”沈风眠摇头一笑:“没仔细算过。”

    一共也才二十来岁,学了二十来年。

    秦雪舞愈加谨慎,犹豫了片刻才道:“你实力很不错,不知道能否告知师从何处?”

    这一次,沈风眠顿了顿,才缓慢地答道:“我师傅姓柏(bó)。”

    柏?

    确认了是哪个字以后,秦雪舞更加迷惑了。

    没听说过这个姓氏的大师啊……

    虽然满腹疑问,但这顿饭他们都还是吃得很开心的。

    秦清悦掌管厨房,带着几个帮手,把每道菜都既美观又可口。

    童皓虽然辣得一脸的汗,但还是吃得很开心,给予了很高的赞赏:“哎呀,这个真是,入口即化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赞同。

    他又夹起一块豆腐:“哎呀,这个真是……入口即化!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错没错。”

    童皓再夹起一块粉蒸肉,眯起眼睛:“嗯……这肉蒸得恰到好处,真是……入口即化!”

    众人斜眼横他:“能换个词儿么?”

    童皓瞪回来,理直气壮:“不能!非这词不能形容这等美味!”

    “幸好是形容,否则我真怀疑你这嘴是不是有特异功能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笑闹间,宾主尽欢。

    相比于秦家的茶会,童家正式的晚安,其实他们这群年轻人还是更喜欢沈风眠这里的气氛。

    不需要客套来客套去,也不需要左右应酬喝一肚子茶。

    想吃就吃,菜还美味,这才是真正的请客嘛!

    虽然吃得开心,但童皓可一直没忘昨晚的痛苦源泉。

    沈风眠刚放下筷子,他就凑了过去:“沈哥,你不是说你得了个宝贝,能给我开开眼嘛?”

    “哎?有宝贝?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才是重点吗?”

    就连秦雪舞都颇为期待,沈风眠无奈地点点头:“稍等一下……我昨晚是不小心说漏嘴了,没想到就被惦记了。”

    童皓哈哈大笑:“那可不,有好东西肯定要一起分享,要匀出来也方便,要不匀也能让我们见识见识不是。”

    请来的帮厨迅速把桌面撤掉,上了些果盘。

    徐徐凉风吹拂,沈风眠捧出一个小盒子,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中,缓缓打开了盖子。